野猪渡河「pdf-epub-mobi-txt-azw3」

image.png


书名: 野猪渡河

作者: 张贵兴

格式: pdf-epub-mobi-txt-azw3

大小: 0.55MB

语言: 英语

那天晚上星空灿烂,猎户座隐晦,北斗七星独揽一方,陨石坠毁大气层时,照亮了茅草丛的尖桩细竹和通往马婆婆高脚屋的夹脊小径。亚凤扛着猎枪,手拿一根削尖的木桩,走在三个孩子后面,不停地抬头观望飞越天穹的大夜鸮。高脚强揭着三尖两刃刀,红毛辉拽着火尖枪,曹大志攥着没有削尖的印茄木金箍棒,三人走惯了野地,脚步快得亚凤差点跟不上。亚凤吸了一丸鸦片,耳目清醒得可以听见夜鸮没有消音殆尽的翅响和看见被星光激活的哑暗羽色。曹大志、高脚强和红毛辉黄昏前喝过了马婆婆掺着鸦片浆汁的美禄,身手矫健得好像神猴、二郎真君和三太子附体。转眼马婆婆高脚屋浮现夜雾中,夜雾笼罩着削尖的竹篱笆和没有屋檐的联络走廊。鹦鹉蹲在栖木上熟睡。

曹大志推开篱笆门,四人来到高脚屋无墙的下层,听见马婆婆从地板缝传来的鼾声。亚凤打了个手势,吩咐曹大志和红毛辉从联络走廊潜入屋内,高脚强守住联络走廊,自己守住前门阳台。曹大志和红毛辉放下金箍棒和火尖枪,手脚并用上了联络走廊。他们早已摸熟马婆婆的高脚屋,闭着眼睛也可以穿过联络走廊通往客厅的大门。蛙鸣和枭啸沉寂了,高脚屋回荡着马婆婆鼾声和上弦木钟的钟摆。曹和红蹑手蹑足走入客厅,停在半掩的卧房门口,看见马婆婆穿着白色对襟短衫和黑裤仰睡木板床上,发尖落入地板缝,虾须毛随着鼾声屈蠕,有几根虾须毛好像挣脱了毛囊孔,在天花板下漫游。两个孩子站在门口看了半分钟,看不出什么异状,又看了半分钟,看不出什么名堂,悄悄退下,回到高脚屋下层。孩子看见马婆婆屋内屋外布满仙人掌、露兜树、九重葛等盆栽和一排削尖的竹篱笆,不相信马婆婆会是横行猪芭村的飞天人头,但他们各收了朱大帝等人一元赏金,必须监视到清晨三点,于是亚凤和高脚强守住阳台,曹大志和红毛辉守住联络走廊。高脚屋下层叠着十多丛齐额的井字柴垛,踢散着直立或卧倒的板凳,星布栽种着九重葛的大瓷瓮,盐木柱子挂着畚箕、藤篓、钉耙和大小镰刀,晾衣绳悬着马婆婆的白色对襟短衫和黑色长裤,九重葛簇拥着竹篱笆,竹篱笆隙缝簇拥着荧亮的星空和磷火点点的坟丛。亚凤和孩子坐在板凳上或背靠盐木柱子蹲着,四根削尖或没有削尖的木桩倚在肩膀上,八只眼睛紧盯着高脚屋的前后门。曹大志记得傍晚喝完美禄离开时,阳台上摆着五个铁皮桶,现在又多了两个,他压低声音对红毛辉说,可惜来得太晚,没有看见马婆婆驱使游灵搬运铁皮桶。铁皮桶锈迹和油漆斑驳,不知道生产了多少年,根据小林二郎说法,如果超过一百年,可以自行吸收灵力和怨气,长出五官四肢,自由行动,红毛辉说。村子里大人用的帕朗刀,超过百年的少说几百支,没听说它们长出手脚脸蛋,自己砍柴杀猪,曹大志说。帕朗刀成妖后,沾了血,自己会吸干,缺了刃口,自己会长出来,看见人类看不见的妖蟒猴怪,自己就会砍杀,红毛辉说。胡说八道,曹大志说。



声明:

推书圈内容收集于网络,仅用于免费的知识分享交流和学习!版权归出版方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感谢您的理解与包容!

如果您喜欢本站推荐书籍等资源,请支持购买正版,谢谢合作!